收藏网站 |站点地图您好,欢迎光临贵州农副产品货站官网!

黄大仙心水论坛

农副产品咨询热线:687618-6972 李经理:13256015566

他们都在搜:

农副产品
联系我们
热线:4067-618-6972

手机:13156015609
手机:18654921226

网址:http://www.44578.com.cn

地址:贵州湄湖路789号

电话:6678-87236588

这是我在车上用手机随拍的一个镜头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发表时间:2017-09-10 20:36【

回乡见闻
  
  在路上
  这是我在车上用手机随拍的一个镜头
  这次国庆长假一家大小回老家度假,一路上都是女儿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亲眼目睹了高速路上的堵车现状,除了堵还是堵,堵不胜堵,密密麻麻的步步为营。为此,我想起了两首打油诗:1、国庆长假,千里车流,万里人潮。望高速内外,车行如龟,司机烦躁,一步不动,如此拥堵憋出尿。交通如此多焦,引无数车主想咆哮。惜奥迪A6,慢如蜗牛。奔驰宝马,无处发飙。一代天骄,兰博基尼,泪看路怒族把车超。俱往矣,数宅男宅女,边聊边笑。2、一行白鹭上青天,老子挤在最中间;借问酒家何处有,又被堵在收费口。犹抱琵琶半遮面,车上忘带方便面;天生我材必有用,五个小时都不动;两岸猿声啼不住,家里不住车里宿;路见不平一声吼,高速路上来溜狗。
  
  
  
  在家乡亲人一个个电话的追问催促下,我们排除万难,过五关斩六将终于看到通往家乡的指示牌。好不容易下了高速,归心似箭的我们却在家门口迷路了。这几年家乡小城变化很大,一河两岸高楼林立,一条条新规划的马路口红绿灯特别多,这边限行限时,那边又是单行线,女儿问我怎么走?我也是一头雾水晕头转向,只有打电话问妹妹,在妹妹电话的指引下,我们才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
  
  小城故事多
  
  和亲人相见,总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一连几天,我们姐妹几个在一起除了吃喝就是聊天,东西南北中什么都聊,聊完自己的,再聊别人的,把这几年憋在心里的话在这几天都说完。那天下午,两个妹妹正忙着杀鸡宰鸭煲汤准备晚餐,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最不想见的那个人,也不知他怎么知道我回来了,说请我吃饭,再三推脱不掉,最后还是十万分不情愿之下赴约了。尽管饭菜很丰盛,但我如同嚼蜡般无味,尴尬中一个电话救了我,是我一个旧同事打来的,说想见见我。终于有借口离开了,我躲瘟神般的逃离饭馆,离开那个一辈子不想见到的人。
  
  找一间清静的咖啡厅,我和旧同事一边喝咖啡一边叙旧,我的心情才慢慢的缓过来了。
  
  女人喜欢三八,我和旧同事说着说着就说到另一个共同的朋友阿芳,阿芳是供电局的财务主管,她的老公原来在政府部门任职,我当播音员时他曾经追过我,后来我去了部队,他和我的朋友阿芳结了婚。改革开放后,阿芳的老公下海了,同时下水的还有另一个女人,他们在水里时潜时浮。阿芳发现后,守着自己的那点小执著在岸上远观,希望他们明明灭灭的暧昧只是三分钟的热度。
  
  我的家乡比较开放,外面飘飘的彩旗令很多男人迷了双眼,包括那个我一辈子不想见的人。阿芳那老公,长得高高大大玉树临风,自己开着公司,收入可观,更有一些女人秋波暗送,投怀送抱。
  
  同事说,他们的事朋友们都知道,但既然阿芳讳莫如深,大家就只当什么也不知道。有一天阿芳心情不错时,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便调侃他老公小姐妹多。大家便装傻,说他人缘好,我们都是他小姐妹呢。芳说,你们是明的,他还有暗的。
  
  提起这个暗的,我眼前立刻出现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形象来。因为到后来,他为了这个女人与芳闹过离婚,闹得鸡飞狗跳,杀得落花流水。这些事我在几年前一次老乡聚会时曾听到过。
  
  芳最大的敌人不是小三,而是岁月。想当年,芳也是一枝花啊,二八少艾,青春无敌,可如今发福得厉害,已经没有了颜色。不管承认不承认,男人走的是实力派路线,越老,越成熟越吃香;女人则是偶像派,青春是致命武器,治男人也治自己。这几年,芳还没好好看看老公眼就花了,他呢,早已没有了好好看看老婆的那份情致和情趣。他们俩,就像《红楼梦》里写的那样,随着贾雨村平步青云,奴婢出身的夫人娇杏只能是一步一惊心,眼看着自己春色不再,江河日下。
  
  无数中年男人被青春女子所俘获,以停妻再娶当作马拉松的中转站。他们老了,英雄迟暮,却心有不甘,要拿自己的后半生做赌注,留住那温柔乡。那是他们对命运的最后一击。
  
  说来也怪,阿芳老公在水里畅游几圈后并没有沉到海底,他又上岸了,生活又回归原样。应该说,阿芳是幸运的。对芳来说,能破镜重圆也是佳话,藏天朔都把“如果你有了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的后一句改成“不要离开我”了,为了别的女人毁了自己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婚姻,不划算。
  
  他总算明白,那些半生总在逆旅中匆匆错过的事物,如日出、彩虹,看起来虽然美好,但并不能真正拥有。
  
  对于老公的不忠,芳表面上看起来理所当然地占据着道德制高点,理直气壮地当着批评家,但私下里却显得很大度,只当是他贪玩,多看了几眼水中的景色而已。
  
  同事说完了芳的故事,我们两个都沉默了。我想,芳受伤后一定躲在家里自己动手了,场面酷似关云长刮骨疗毒,听得见那刀子在骨头上来回刮得“吱吱”作响,血流如注。毒给刮干净了,她也就没事了。
  
  这毒要是不去掉,心病就会变成慢性病,一年365天,天天服药,到哪儿都得揣着这药瓶子。这毒刮得好,长痛不如短痛。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芳的婚姻,使我想起了小说《球状闪电》的结尾,一朵你想要看见就会消失的蓝色玫瑰。那是一朵量子玫瑰,你停滞的目光会使它枯萎、坍塌甚至消失。有些事情,就像量子态的蓝色玫瑰,忘记它,它才能继续悄悄地开放。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浅浅重温退了色的喜怒哀乐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