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网站 |站点地图您好,欢迎光临贵州农副产品货站官网!

黄大仙心水论坛

农副产品咨询热线:687618-6972 李经理:13256015566

他们都在搜:

农副产品
联系我们
热线:4067-618-6972

手机:13156015609
手机:18654921226

网址:http://www.44578.com.cn

地址:贵州湄湖路789号

电话:6678-87236588

影视剧中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有一点风吹草动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发表时间:2017-09-10 20:51【

 
  等着我
  
  同事的女儿出嫁时,女婿来娶亲,眼看着自己生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要被人夺走,忍不住悲从中来,哭得肝肠寸断,令在场的我们几个生女儿的女人也不禁浮想联翩,泪水涟涟。
  
  在我女儿的婚礼上,我再三交代司仪,不要讲任何一句煽情的话,我怕我会跟同事一样。
  
  我害怕煽情,但凡我就会被带进去哭得稀里哗啦,虽然人家的爱恨情仇没我什么事,和我没一毛钱的关系。
  
  央视曾经的一姐倪萍的主持风格向来以煽情著称,以前每次看她主持的大型综艺节目,无不被她激情洋溢的措辞和声情并茂的表达激动得热泪盈眶。
  
  后来,倪萍退出了央视舞台,据说后来有个在市场卖菜的大妈看到身材臃肿,面部松弛,目光散乱,老态毕现的她,不觉流下了辛酸的泪水,说妹子,你一定过得不好吧?!
  
  时隔十年,减肥成功的倪萍再次回到央视舞台,出任《今世缘等着我》节目主持人。
  
  那天,我和几个好姐妹聚餐后就到“裕龙”足浴,足浴师正在专心致志的为我们按摩,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就在这时,央视一套播出的《等着我》节目开始了。节目开始的第一个求助人是一个50多岁的汉子,声泪俱下地向倪萍诉说,他的女儿三岁时被拐走,如果这个孩子还活着的话,她应该26岁了。随着他的述说,我们和观众席上的人一样,一个个看得抽抽噎噎,唏嘘不已的。
  
  倪萍卖了个关子,说孩子没找到。听到这个消息,这个汉子当着全国亿万观众的面毫不掩饰地捶胸顿足,大放悲声,那种痛苦和绝望,较之他身边失声痛哭的妻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倪萍告诉他孩子已经找到后,他更是不可抑制地时而嚎啕,时而狂笑,不能自己。
  
  导播接通了对方的电话。这一边当爸爸的悲喜交加,泣不成声,那一边女儿平静淡然,告诉爸爸她已经结婚,有了一个4岁的女儿,生活得很好。
  
  这一期果然料猛、刺激,将寻亲的嘉宾一会儿打入地狱,一会儿送到天堂,也令观众的情绪不知不觉被牵引左右,跟他一起涕泪滂沱,一起欣喜若狂。
  
  不能说倪萍作为主持人不地道,只能说,经过岁月的历练,她越发地老道了,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轻易被嘉宾和观众的情绪感染和感动的那个她了。只是,我的心不舒服,对于这个在失去女儿的痛苦和自责中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而言,是不是显得过于残忍了。煽情固然是节目的高潮,但我害怕这样的煽情。
  
  为缘坚守,为爱寻找——每到关键时刻倪萍的这句广告语,无疑便是这个寻人节目的根本宗旨。无缘不相逢,没爱不寻找。爱就不用说了,亲情、友情、爱情,有爱就有情;缘分可是天造地设一线牵的,前五百年后五十年,时间不到没有缘,情分不到不是缘。
  
  《等着我》这个节目,坐在台下配合倪萍主持的三位嘉宾:一位是央视资深主持人赵忠祥,一位是随时变动的心理学专家,一位是公安部打拐办负责人。也可以这么说被寻找的人,相当一部分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对象。每一个悲天悯人的故事,就是一件令人发指的罪案;每一次血与泪的控诉,都强烈地震撼着观众的心。当然也有另外一些悲欢离合的故事,比如寻找恩人以图报恩的,寻找初恋重温旧梦的等等。其中一个文革大串联时的女生,48年后寻找当年曾经帮助过她的解放军的故事,既让人感动,也触动了我的心,勾起了我的回想……。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来到这个世界上,来到这个舞台上,有人是“还泪”的,有人是报恩的。看过几期倪萍主持的《等着我》,虽然害怕煽情,但我无不为这些人间真情的故事所打动。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类似的故事让自己感动,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需要感恩的人藏在心底。为缘坚守,为爱寻找,那些有良心的人也会悄悄说一句:等着我!
  
  “等着我”,每个周日的黄金时间准时播出,主持人倪萍,虽然多年以后重返频幕,这位昔日倾倒了无数观众的主持人已经是黄卷青灯美人迟暮,但她平实的语言依然能抓住观众的心,尤其对于这样一个公益寻亲栏目。
  
  还记得有一期是这样的,走上舞台的是一位72岁的老太太,体态臃肿,梳着两个奇怪的小辫子,她要找的是19岁时的同学,准确的说是当年的恋人。正因为如此,她保留着当年的装束。
  
  老人描述了年轻时在学校的情景,他俩坐在一条板凳上,你看看我,笑笑,我看看你,也笑笑,都没有说话,但是两人心里都装着对方。后来,她下乡了,她的恋人去了部队。他曾经给她写过一封信,但是她因为怕在乡下连累他而没有回信,之后竟再也联系不上。她为此后悔了53年。后来她结婚了,而他一直杳无音讯。再后来就到了那天晚上,她想通过“等着我”这档节目找到他。
  
  最后的结果是,节目组找到了几十个同名同姓的人,但都不是她当年的恋人。老人在现场无比失望,禁不住失声痛哭。
  
  年轻时候的恋人,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走到一起。时过境迁,许多年以后,见还是不见,哪样更好呢?
  
  几年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说的是一个山东籍台湾老先生,1949年在码头告别他19岁的恋人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一别竟是一生。他到台湾后继续读书,做了大学教授,后来娶妻生子,过台湾人那样的生活,至今的言谈举止仍是学者的儒雅。他告诉栏目组,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小芳一样的恋人,那个当年扑闪着大眼睛、梳着两条大辫子、走起路来摇曳生姿的姑娘。
  
  栏目组费尽艰辛,竟然不负众望连线到了还健在的年近80岁的小芳。天哪,接下来的故事扣人心弦。画面上的场景显示出乡下一个四代同堂的人家,一个年迈的瘦小的老太太盘腿坐在炕头,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穿一件藏蓝色的肥大棉袄,用山东方言高声大气地接受记者的采访。屏幕上的另一半同时切换到台湾,定格在风度翩翩的老先生惊愕的脸上。这一刻,不知这个沧桑的老人心里在想什么?
  
  以我现在的想象力揣摩这两个老人的心情,也许已经走过人生的春夏秋冬,而且能够看到前方生命的终点,于是更加怀念故人,想在有生之年寻找当年失散的亲人,了却此生的遗憾。的确,到了这个年龄,过去的恋人应该定位为亲人。生命走到这个阶段,时日无多,惺惺相惜,曾经同路的,即使没能做夫妻,却已经在心里住了半辈子,早已当做是自己的亲人了。
  
  而以我现在的心情描摹人到中年后的重逢,则是另外一番理解。年轻的时候热播一部琼瑶的电视剧《几度夕阳红》,把一对年轻恋人中年以后的重逢演绎的缠绵悱恻荡气回肠,感动的我潸然泪下。如今自己也走过青春,走过了岁月,却发现,日子就像一天天的潮起潮落,不管当年沙滩上留下的是伤痕还是甜蜜,都将伴随海水的褪去而恢复平静。
  
  人到中年,生活秩序井然,过去没能走到一起的恋人,一定是命中的缘分未到,大可不必重新迷失在过去的未了情中。青春就是用来回忆的,青春只是用来回忆的,相见不如怀念,如果曾经的经历带给人温暖,不如继续留在心中,在某一个不经意的雨夜,温暖彼此。
  
  “等着我”,没人在等着我,我也不会等着谁……,我害怕煽情,却喜欢煽情。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