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网站 |站点地图您好,欢迎光临贵州农副产品货站官网!

黄大仙心水论坛

农副产品咨询热线:687618-6972 李经理:13256015566

他们都在搜:

农副产品
联系我们
热线:4067-618-6972

手机:13156015609
手机:18654921226

网址:http://www.44578.com.cn

地址:贵州湄湖路789号

电话:6678-87236588

每一位黄大仙心水论坛美人都各具特色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发表时间:2017-09-10 20:52【

 
  微小说——处女情结(上)
  
  编者按:第一次涂鸦《跳上枝头后的三凤》,觉得意犹未尽,前段时间又涂鸦了《沉浮、迷离》。今天我就想再涂鸦一次,来个微小说吧。人大凡就是这样,有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第二次后想来个“三”作为我涂鸦的句号,因为“三”是我的幸运数字。“三”后我不再写了,因为写小说确实不是我的意愿,我喜欢随心随意的写,写些生活的片段,也许会更好。
  
  第一次是“跳上枝头后”的三凤,第二次是《沉浮、迷离》的赵英俊、王美丽,这次就来个《处女情结》的李牡丹吧。跳上枝头后的三凤下场很悲惨,结局有点不忍心;《沉浮、迷离》的结局留了个悬念,成了没有结局的结局。那么,《处女情结》的李牡丹呢,结局会怎样,我想,这次一定是个大团圆结局。女人啊,结局不一样,命运都一样。请看我的“微小说”——《处女情结》。
  
  李牡丹带着五岁的儿子帅帅到深圳去看陈曦。
  
  火车过了韶关,山峦渐渐平缓,绿色更加浓烈,阔叶植物象浓妆妇人华丽大方袭进眼帘,让人应接不暇又触摸不到,就算将脸贴在车窗旁想与这一队队的美人儿接个吻,她们也只是露个笑脸就闪了。车窗外的阳光白得刺眼,透过玻璃窗也能感觉到搁在小茶几上手背的灼热。
  
  车厢里许多人都在脱衣裳,李牡丹将帅帅从窗户旁拉到身边:“来,儿子,脱了棉衣吧。穿毛衣就够了。”帅帅正在研究芭蕉的叶子怎么比树还长?两只眼睛到处寻找椰子树。他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说:“为什么爸爸在这么热的地方工作呀,他不穿棉衣吗?”两只手象做广播体操一样地伸直,任由妈妈脱衣裳,脑子里还在想象着要喂多少猴子摘椰子?衣裳从肩膀上剥皮一样地卸下来,帅帅偏着头,将汗乎乎的额头蹭在衣裳上。
  
  “爸爸呀,里边穿白色衬衣,外面穿深色西装,还得打上条纹领带。爸爸是经理,讲究仪表。”牡丹的语气中透着自豪,将帅帅天蓝色的格子棉衣脱下来放在座位旁。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儿子。自己也将米色风衣脱了,只穿着一件波希米亚薄毛衫。黑色高弹踩脚裤套在半统靴里。李牡丹有点后悔不该穿半统靴,湖北的时尚到了深圳也许成了土气。好在带着羊毛裙子,牡丹想,她不愿意让陈曦的朋友们看到陈曦内地来的太太没有品味,起身将裙子从旅行箱里拿出来,这是一条咖啡色的薄呢喇叭裙,牡丹将裙子套在裤子上,然后在座位上站起来,双手伸到裙子里边,稍稍弯腰就将裤子褪下来。
  
  裙子的长度正好扫在靴子的边沿,与靴子完美结合起来。靴子的好处是将脚踝延伸了,加上高跟使小腿精致而性感,这是裤子永远达不到的效果。这两年不知是谁发明的踩脚裤,风靡全国,胖人穿着双腿更象大萝卜,瘦人穿着又象里面撑着两根细竹篙。女人还是要穿裙子,无论是大摆裙还是西服裙都是上帝对女人的恩赐。牡丹又从旅行箱里拿出一条长长的丝巾绕在脖子上,一个丰韵少妇亮丽起来。
  
  帅帅不再看外面的风景,拿出魔方躺在在卧铺上玩了起来。
  
  从自一个伟人在南海边划了一个圈,深圳就象一股龙卷风,所到之处将人才尽数吸走。南方各城市医生、老师都以到深圳工作为新的追求。而国有企业科研机构也派出技术骨干先行探路,将科研与市场相结合。陈曦所在的研究所派他“下海”办企业,将研究所的新产品推向市场。这正是八十年代出现的双轨制,一方面在计划体制内拿工资,一方面试一试海水的深浅,在市场经济中搏一搏。陈曦就这样成了弄潮儿,两年下来,效益明显。研究所的奖金来源于深圳公司,陈曦成为了功臣,行政级别也上到了副处。正是春风得意的年龄,大有作为的时代,陈曦成为时代骄子。
  
  车窗外逐渐出现了小洋楼,从土砖房子到小洋楼,再到外墙包装得很华丽的别墅,越往南走越密集的现代建筑,使人感受到了南方改革开放的火热和随之而来的富足。牡丹虽然不至于住在土砖屋里,但陈曦绝对是在高楼大厦里引领时代潮流,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的差距,不由得让牡丹内心里引发一丝恐慌。再想到与陈曦的七年婚姻,牡丹心中更是忐忑。
  
  大学毕业后,牡丹在湖北二线城市的一家报社工作,陈曦则回到省城,分在研究所工作。很明显陈曦的条件好得多。更何况陈曦的处女情结将他们的爱情送上了绞刑架,牡丹不愿意被绞杀,就只能逃离,这也是她不愿意回当初失身那个城市的缘故。她宁愿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从新规划自己的人生和感情。毕业前夕两人基本处于分手状态。
  
  牡丹尽管与梁爽有过肌肤之亲,可那时年龄太小心智不成熟,对梁爽的爱情,只是少女想象中的英雄情结,是爱情的乌托邦。直到遇到陈曦才知道自己理想中的爱人是陈曦这样实实在在的高素质男人。俩人在才华外貌上是那样的吻合,就象一朵云遇到另一朵云,一首诗遇到另一首诗,心灵的撞击如电闪雷鸣。牡丹对陈曦的爱情是成熟和深刻的。
  
  当陈曦带着殉道者的悲壮情怀再次出现在牡丹面前时,牡丹感动了,她知道陈曦对她的爱情战胜了血液里的处女情结。象太阳终于驱赶了阴霾,陈曦的爱情再次照亮了牡丹的天空,牡丹义无反顾地跟陈曦调到省城。
  
  男人心中的处女情结,象血液中的顽疾,爱情只是一次有效的透析,过不久这顽疾还会抬头,而爱情的力量不可能永远持久。随着爱情的平淡,处女情结象杀不完的病菌又会冒出来干扰俩人的感情。
  
  陈曦的爱情里面掺杂了太多的怜悯和责任,象上帝赐给了人们土地,同时又让人们劳作一样,牡丹肩负着沉重的包袱和陈曦结婚了。
  
  一段不对等的婚姻总有一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陈曦不再是那个牡丹狂热的追求者,倒成了挽救那条冻僵了的蛇的农夫。这种居高临下的感情让陈曦更象解放大军救牡丹于水火,没有他的挽救,李牡丹就会如同折枝的牡丹,别说美丽,连性命也休了。陈曦将自己想象成一个伟大的骑士,为了心爱的女人作出巨大的牺牲,这牺牲的代价是要心上人从此对他绝对服从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当他爱情的奴隶。
  
  牡丹高傲的头颅要在陈曦面前低下,是牡丹所受的教育里面不允许的。牡丹从来都是很自我的人,她讲究人格的独立和平等。宁愿玉碎也不愿意瓦全。当年梁爽被屈打成招,牡丹宁愿牺牲初恋的感情也不能原谅梁爽的屈服。在与陈曦的爱情中她凛然承认自己的过去,并不要求陈曦的原谅,而是信心满满地以为陈曦一定会理解她的少女情怀。当陈曦不能接受她时,她独自一个到陌生的城市去生活,象一只受伤的猫,夜里独自躲在屋角舔伤口,黎明后又昂着高傲的头在屋顶踱步。(待续)